麻豆传媒林予曦资料高清在线观看

“此城已经落在了神州浩土的最北的北极之地,说实话,我现在对你要做之事充满疑惑。”

殷墟城赢皇宫金銮殿之外,冥气缭绕着整个天际,一道年轻的声音落下后,金銮殿前的台阶之上,运奄拓跋那同样浑身是伤,用坚冰封住伤口的身躯,以缓慢的速度渐渐出现,并且拾级而上。

随后运奄拓跋注视着上方,将视线下移看来的关正卿,满是血污的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,继续开口道:

“在大夏兵锋都还未完全到来之前,你我现在就已经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,以这种状态,谈何去到达那一处传说之中太玄之地。”

运奄拓跋说完之后,望着面前那被白骨包围的关正卿,以及躺在地面之上尸体呈现焦黑状的山子,随后又看了看少了一条右臂,浑身是伤,无一处完整的自己,忽然放声大笑:

“在太阳帝国之时,那些异族从来不会给我运奄氏之人好眼色看,这些所谓帝国贵族表面一套,背地里常常在背地里骂我运奄氏之人就像一条逃命的狗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想说我等现在是惶惶如丧家之犬?”

关正卿的回应声还是极其平淡,随后其将目光转向下方远处靠着冰棺调息的冰原女圣,张嘴继续开口:

“你说的很对,我等就如同丧家之犬,何况就连圣人都如此,我等有什么好不满足的。”

“那还有希望么?”

运奄拓跋的询问声落下,关正卿沉默了几息,开口回应道:

“要是没希望,我也不会控制着这座殷墟城来到这北极之地,然而能不能成,其实决定权并不在我手里,而是在。”

芊子微凉的魅力

关正卿说到此处,伸出手指指了指天空,随后运奄踏上了最后一个台阶,来到关正卿的身旁,接着开口回应道:

“这难道就是尔等常说的一句话,尽人事,听天命?”

“是天命,也取决于那位年轻大帝的意志。”

关正卿轻轻的声音缭绕之间,运奄拓跋陷入了几息的思索,最后直接开口道:

“其实我不喜欢这样。”

“身不由己的感觉,谁都不会喜欢,但是这就是大道之下的常态,时间紧迫,既然已经开始,那便无法回头。”

语毕之后,关正卿的转身,将目光再次注视下地面之上仰躺着,毫无生机的山子尸体,轻轻开口:

“前朝赢氏皇朝末期,之所以会如此快速的分崩离析,其实主要的原因在于当时的皇族赢氏,已经完全陷入了一种病态的幻想之中,当皇朝经过万年的发展,疆土已经扩张到了神州浩土的极致,唯一所剩的,便是常人难以踏足的北方雪原以及无尽山久久难以攻下的帝国要塞。

“在此种情形之下,掌权者的追求和心态也在逐渐发生着变化,最后赢氏皇族将手伸向了最神秘,最禁忌的生死轮回之中。”

“生命轮回乃天道专属,赢氏皇族竟试图伸手染指,这难道不怕触犯天威,降下灭世天罚?”

关正卿说完之后,运奄拓跋随后响起的回应声有着些许不可思议之色,诚然,作为一个传承万年的繁荣皇朝,并非不知道一旦触犯禁忌之后,将会引发的后果,因此只有一种解释。

“万载的繁荣已经让赢皇彻底膨胀!”

一阵低喝声自关正卿口中传出,随后其继续开口道:

“赢氏皇族想要的是长生而不死,但是众所周知,天地万物,哪怕是超脱了桎梏的圣人,都有寿元,都会面临死亡,而大道控制生灵平衡的手段便是寿命,其中天人五衰便是世人所知最强天道杀伐手段,也是摆在的赢氏皇族之人面前最大的关卡。

“在最核心的法则作用之下,就算是陆地神仙境的圣人也逃不过天人五衰的侵袭,所以赢皇及整个国度之力,想尽了一切办法都无法跨越天人五衰这道天堑,但是已经铁了心要插手生死轮回的赢皇并未放弃,而是想要另辟蹊径。”

关正卿的话音落下,其身旁的运奄拓跋面色一凝,接着开口道:

“死而复生?”

“没错,既然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天人五衰,那么就想办法死而复生。”

关正卿的眼眸之中,有着难以明说的复杂情绪,下一息,他的瞳孔之内,好似闪过了一幅幅画面。

通体鎏金,巍峨壮丽的金銮殿之外,也就是两人此时所在的地方,放置着一口金棺,棺内躺着一位身穿金色龙袍的老人,而整个殷墟城,却处处弥漫着血光,哭声,凄厉的喊叫声不绝于耳。

这是一幅哀鸿遍野的灭世之景。

随后关正卿将眼眸轻轻闭上,也将那曾经鲜为人知的秘事放逐回历史的灰烬之中,随后带着些许哀叹的声音继续传出:

“为了死而复生,整个赢朝所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太大,首先我大国师姜氏一脉之人几乎被杀绝,血脉被抽取而出,因为我等拥有血脉传承的神魂神通,其次自全神州浩土收集而来的珍宝消耗不计其数,而最后,赢皇献祭了整个殷墟城。

“谁也不知道那时候的殷墟城究竟有多少人,或许是百万万人,或许更多,但是他们都死了,被一瞬间抽走了血液和灵魂,献给了九幽之中的存在,打开了一丝归墟的大门。”

闻言之后,运奄拓跋和李定山二人,只觉自己的喉咙忽然间变得无比干燥,而此时众人脚下所在的殷墟城,那漆黑无比的地面,在这一瞬间好似忽然间变得像是无穷血海在翻滚那般猩红无比,甚至连周围的空气都弥漫起刺鼻至极的血腥味。

在数百年前,就在这座城内,无数人在眨眼之间死绝,其人数,达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程度,比琉璃城内的千万雪民被献祭要让人震撼太多,那是整整一个传承万年皇朝的皇都!

沉默了许久之后,运奄拓跋和李定山二人才喃喃开口问道:

“这一场死而复生,最后成功了么?”

此问一出,关正卿先是点点头,随后再摇摇头,声音淡淡而出:

“成功了,但却也失败了。”